登陆

兰色的蒙古高原,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

admin 2019-05-24 114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草原的路

这是一支外蒙古高原的曲子。

这是使我陶醉其兰色的蒙古高原,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间,让我略有郁闷,让兰色的马莲花在我眼前摇曳的音乐。

马莲花

这是在我烦躁时要听的音乐,在江南烦闷的低空下,我怀想故土塞外草原大气开阔的天穹,这如水的音乐会让我寂静。

曲子最初,是水流的声响,飞跃弯曲的色楞格河水在蒙古高原上漫流,它是蒙古族的母亲河之一,它寄托着蒙古人的无限遥想与留恋。天上行云,地上流水,水是草原的生命之源头,绿兰色的蒙古高原,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草萋萋是源于水的赏赐,马背上的民族逐水草而居的习性是永久的,河流浩荡,马背上的骑手沿河流奔向远方。

河流

此后,冲击乐声浮起,节奏铿锵,在我耳畔,是一群骑兵跋涉的脚步声,在草原宽广的心脏地带,大路悠长,河流逶迤,渐渐地铃铛声弱小。

猛然,马头琴音起来了,兰色的蒙古高原,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沉缓,健康,不牵丝攀藤,可是基调苍郁。一会儿,兰色的蒙古高原,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击入了我的心灵的柔软之域。或许此刻的大地,有凄凉的风吹过草原的敖包山、草滩和毡房,老旧的勒勒车,河水冰凉,原野无声。马头琴音色粗暴沉重,或许游牧民族的爱与恨便是那样的单纯和固执。当牧人有什么需求倾吐时,没有什么比马头琴弦更好的载体了。在马头琴沉郁的乐声中冲击乐声一直不断,是的,无论怎样,生命的节奏不行中止。

远方

马头琴音中止,有牧笛空灵,蓝天白云,百灵鸟飞过,这是一节轻盈的过渡,是一个间歇。河水慢慢,色楞格河两岸野花怒放,美丽如花的蒙古族少女神往爱情。依然是河水流动活泼泼的声响,兰色的色楞格河赐予高原灵性。马头琴再一次响起,这是魂灵的低语,是完美天籁,这是蒙古人给予草原的祝愿。

马头琴 演奏

最终冲击乐有力重现,继而是轻柔的乐音,回环繁复,越来越轻越低越细,余音随色楞格河水奔向悠远的贝加尔湖,母亲河孕育的生命代代连续。

哦,兰色的蒙古高原,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。

故土 草原音乐节

草原 悲催小媳妇翻身记山峦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